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赵明福死于自杀!

                 


                                      欢迎您访问犀鸟乡生活论坛



您目前的身份是游客 ,所以只能阅读部份内容,请注册或者 登录 ,谢谢!期待你的加入!










下午5点30分更新
万众期待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报告书终于在政治助理赵明福神秘坠楼案发生两周年之际公诸于世。皇委会调查结论是赵明福死于自杀,而非他杀。

皇委会认为性格脆弱(Perwatakan yang lemah)的赵明福 ...
................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赵明福皇家委员会报告推论,反贪会官员曾经在赵明福于2009年7月16日坠楼之前,在凌晨3点30分到7点之间对赵明福进行第4次盘问。这次的盘问正是导致赵明福自杀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第4次的盘问也是之前验尸庭和皇委会审讯未曾揭露的内情,皇委会是根据希山慕丁、安诺亚和阿斯拉夫的口供可疑之处,推论出他们在反贪会官员纳兹里第三次盘问赵明福过后,可能对赵明福进行第4次的盘问。

报告更点名三名进行盘诘的反贪会官员就是雪州副总监希山慕丁哈欣(Hishamuddin Hashim),雪州反贪会查案官安努亚依斯迈(Mohamad Anuar Ismail)以及雪州反贪会执法助理阿斯拉夫(Mohd Asraf Mohd Yunus)。

“这次盘问环节在肉体上和精神上非常折磨赵明福。他当天晚上都被剥夺睡眠,直到早上,并且面对持续、强硬和不恰当的盘问。”

“他的身体状况就如阿斯拉夫所形容,当他把水交给赵明福喝时,后者非常缓慢的坐起来。”

“对我们来说,这个第4个环节应该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报告也表示,在第三次盘问于凌晨3点30分结束后,反贪会并没有释放赵明福。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皇委会指不堪极端盘问
指赵明福自杀而非他杀!

作者/本刊曾薛霏 Jul 21, 2011 03:05:22 pm

【本刊曾薛霏撰述/苏晓枫摄影】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宣布公开调查赵明福案皇委会报告,并指报告的结论是赵明福并非遭人杀害,而是忍受不住反贪污委员会的极端和过度盘问过程,倍感负担和压力,而且其个性比较弱,导致他自杀。

纳兹里今天下午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宣布政府公布调查赵明福案皇委会报告,他指皇委会报告认为,三名反贪委官员在盘问赵明福时,采用持续、极端和不必要的手法,违反了现有的程序。

但报告指出,反贪委官员无意杀害赵明福,而是希望可以招供或成为证人,以指正弊案涉案者。

皇委会在报告中提到,他们考虑了所有的证据后认为,赵明福是因为数名反贪委官员激进、持续不断、压迫式和不择手段的盘问方式而自杀。这些官员都涉及雪州反贪委总部7月15日至7月16日早晨的行动。

报告也呼吁反贪委改善盘问方式。

纳兹里表示,政府将采取行动对付涉案的三名官员,但询及几时时,他说:“我们不会展延。”

他也说警方会针对皇委会的报告调查三名官员,并采取进一步行动。

赵明福胞妹赵丽兰表示,将在下午4时30分与代表律师召开记者会回应皇委会的报告。

不认同庞缇掐颈说法

皇委会在长达120面的报告中点出,赵明福尸身的伤痕显示,他是高空坠楼身亡,并认为赵明福头盖骨上的裂痕是因坠楼的冲力所致,并非如泰国法医庞缇(Porntip)所言遭钝物所致上,因为若赵明福受了此伤,相信难以清醒地步行至窗口。

此外,他们也认同赵明福颈部上的瘀伤是因为坠楼冲力所致,并非遭掐伤。至于第二次剖验时,颈项瘀伤较深乃因首次剖验后产生的色斑(postmortem staining)。

皇委会写道:“我们认为庞缇的看法非常推测性,因此难以接受。我们认为,颈项上的粉红色瘀痕是剖验后产生的色斑。这不可能是一如庞缇所指的瘀痕,因为首度剖验的法医凯鲁和巴拉山在检验时并未看到此瘀伤。这是因为赵明福死后下颚骨裂后血流至颈项部位所致,形同瘀伤。”

他们认为,若赵明福在死前曾遭人掐颈,他的眼睑一定会有红点,但是赵明福的眼睑并无红点,而庞缇也承认这点。

此外,由于赵明福的舌骨没有断裂,他们也排除了赵明福遭人掐颈的说法。

他们也否定了律师公会声称赵明福的腰带断裂乃因遭人紧紧捉住所致,而腰带内采集得的脱氧核糖核酸(DNA)也与涉案的反贪委官员不符。

他们说:“考虑了所有的证据,我们断定,赵明福是在7月16日,从14楼的窗口掉下,并直接坠至陈尸地点。”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数小时内转成高自杀风险群
皇委会称明福投窗自尽解困

作者/本刊曾薛霏 Jul 21, 2011 08:25:00 pm

【本刊曾薛霏撰述】调查赵明福死因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认为,由于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官员激进的四轮盘问手法,导致原本属于低自杀风险群的赵明福,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转为高自杀风险群,并认为赵明福面对极大的精神压力和愧疚感,而为了逃离这个困局,他选择了跳出14楼的窗口。

皇委会的报告今天正式出炉,皇委会在报告中花了九页的篇幅,重塑了赵明福在2009年7月15日至7月16日早上的心理转变过程,并从中推论赵明福为了逃离压得他窒息的压力,而选择跳出14楼的窗口。

皇委会的报告认为,尽管赵明福在准备婚事,但这可能对他构成压力。此外,反贪委自六月开始调查此事,赵明福相信已知道此事,但仍能够很好地应对压力和生活挑战。但是,当他在7月15日,被安努亚带返反贪委总部时,赵明福从低风险自杀群转为高风险自杀群。

皇委会胪列出许多他们认为可能导致赵明福转为高风险自杀群的理由,并在最终推断赵明福在备受压力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

他们认为,当反贪委官员开始搜查欧阳捍华的办公室时,赵明福致电上司后,第一个联络的人是其代表律师马诺哈然(Manoharan),从赵明福打电话的方式看来,他似乎处于容易害怕的情况。他需要得到同事的确认,因此他打电话。当安努亚让他与上司和律师简短地说话几分钟时,他似乎获得安慰。但是,当他身在反贪委总部时,他与外界的联系被切断了。他感到被孤立,这从多位当天与他接触者的证词可得知,特别是他不得使用手机。

“赵明福从手机上感到一种同伴的感觉是可以接受的事实。这是他最常使用来纾解压力的工具。从其拨电的模式显示,他每天都会致电给家人和朋友。取走其手机意味着剥夺了他接近事实和理性的管道。反贪委官员这么做了。因此,他生命中首次感到完全被孤立于外在的世界,并且被推入孤寂。”

供出电邮密码感隐私受侵犯

皇委会认为,另一个对赵明福带来严重影响的原因是赵明福被迫交出其手提电脑,更甚的是,必须向反贪委供出其电邮密码,因为这是开启其许多私事的钥匙。

“赵明福一定感到自己生命的秘密被打开了。这明显侵害赵明福的权利,可导致他焦虑和担忧。”

“赵明福抵达雪州反贪委时是应该是个饱受烦恼和不安的人。这种生命的转折是非常突然的。但是在他还无法恢复之前,其他更毁灭性的情况强加于他的身上,超越了他所能忍受的极限。”

他们认为,赵明福经历了四轮的盘问过程,而这些盘问者都知道如何使用恐吓的方法来迫使他招供。在盘问过程中,赵明福面对了傲慢的领袖希山慕丁哈欣(Hishamuddin Hashim)、恶霸阿曼(Arman Alies)以及虐待者阿斯拉夫的恐吓。

“当赵明福经历了四阶段的盘问后,赵明福的精神和身体已形同毁坏。当阿斯拉夫为他拿水时,(赵明福不礼貌地要求),赵明福必须很慢地坐起来。”

“这种密集的盘问阶段相信已在赵明福的心智上留下严重的疑问,有关其行为以及身为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的职责。在欧阳捍华的盖章下签名、没有接获至少三家公司的竞标、行动党被指收回佣、直接颁布工程以及拟定物品价格等也在其心理留下压力。”

皇委会注意到,赵明福与上司欧阳捍华的关系亲切且互相尊重。赵明福也不曾向亲友投诉后者。因此任何尝试植入背叛其上司想法的尝试都会对赵明福构成极大的压力。

其他的助因包括:

一、缺乏睡眠
二、不舒适和不熟悉的环境
三、长时间被扣留

因此,皇委会认为,在这种困境的折磨下,赵明福的心理状态有所改变。在短短数小时内,导致他从低自杀风险群转为高自杀风险群。

“疑惑、极端情绪冲突以及巨大的愧疚全部都令人难以忍受。最后,在7月16日凌晨3时至7时之间发生之无法扭转的冲突,是压倒骆驼背部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寻找不到可行的策略来跨越所施加在他身上的指控时,他发现自己无法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两难困局。失去了所有的希望,赵明福会感到自己被困了,并且屈服于绝望。”

“由于14楼的窗口开着或容易打开,而且那么明显也靠近他所身处之纳兹里房门外沙发处,赵明福会发现跳出窗口是唯一可逃离他所面对的折磨的方式,就算这意味着他必须结束自己的性命。”

在扣留情况下心理会有所转变

律师公会雇用的澳洲莫纳斯大学法医精神病学皇家教授穆兰(Edward Mullen)表示,当赵明福在反贪委监护时,他是属于最低自杀风险群的人,若赵明福真的自杀,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是逐渐破坏其精神稳和照字面说的“吓死他”。同时,赵明福对家人、未来妻子的关注以及对同事的忠诚和责任感,都可以成为不择手段的盘问者对付他的武器。

穆兰表示,特定的盘问技术可以将一个完全没有被执法单位处理过经验且遵从法律的公民,特别是当该人士不能与外界通讯时的情况下,变成有自杀倾向,人不会因为有方法时就自杀,但是一有自杀倾向时会使用手边上的方法,而跳出窗口便成了最容易的方式。

另外,根据精神科医生巴蒂亚(Badi'ah Yahir)和诺哈雅蒂( Noor Hayati Ali)的报告也认为,赵明福来自健全的家庭,并且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也没有精神病的背景,赵明福属于低风险自杀群。他们也认为,赵明福期待自己的新婚和他的未婚妻怀孕了。不过,他们有所保留,认为一般的情况不适用于在扣留情况下自杀的人。

他们认为,在赵明福被带回雪州反贪委总部盘问前,发生了两件重大的事情,一、其未婚妻怀孕了,他被迫将婚期拉近;二、雪州反贪委在县署获得的文件暗示其上司欧阳捍华滥用选区拨款,并认为这两个原因可被视为潜在威胁赵明福的情况。

皇委会认为,从亲友的口中得知,赵明福是个勤奋、尽责,热爱家人与小孩,且对上司欧阳捍华忠诚的人。他的人生相当顺遂,而且相信会有大好前程。身为行动党党员以及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赵明福一定献身于其斗争。当事情的发生未如其愿时,他会生气,但是并没有看过他表现过极端情绪,也不会向怒火臣服。

需符合可证伪原则

皇委会举行听证会时,全民挺明福运动强烈批评以访问赵明福亲友的方式推测其心理状态,认为第三者资讯并不具呈堂证据的资格,访谈内容可能被扭曲,甚至用来附和反贪委员会的推论。

文告指出,在批准专家证人供证(Expert Witnesses’Testimony)时,必须考虑美国最高法院1993年的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案中最普遍被引用的“Daubert”标准。其一标准就是,科学证据必须是经验上可测试并证伪(falsify)。

文告批评说,无论访谈对象是赵家成员、赵明福的朋友同事、还是反贪会官员,精神病医生都无法证伪他们的供证,因为最关键的当事人赵明福已死,无法对证口供。 【点击:社运指精神调查违科学准则 质疑皇委会迎合自杀说查案】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律师研究是否申请复核
赵家誓不接纳自杀结论

作者/本刊梁康 Jul 21, 2011 06:02:14 pm

【本刊梁康撰述/苏晓枫摄影】赵明福胞妹赵丽兰表示,赵家不接受皇委会指赵明福自杀的结论,并坚持继续寻求公正。而赵家代表律师卡巴星表明,还需要时间研究皇委会报告,并在下周决定是否入禀高庭,就皇委会报告提出司法复核。

卡巴星(右图右二)表示,皇委会报告的结果是可以带上高庭申请司法复核,并且有14天申请司法复核期限,因此他们需要详细地研究报告,并最快在下周初决定是否申请司法复核。

赵丽兰今日和代表律师卡巴星、哥宾星在卡巴星律师楼召开记者会,回应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今日宣布赵明福皇委会报告结果,即赵明福是因为承受压力而自杀。

卡巴星也批评,根据网络媒体照片,纳兹里是笑着公布报告,而这是严肃的事,他应该认真对待。

赵明福双亲和哥哥也在随后从马六甲赶到现场。

无法接受自杀结论

赵丽兰表示:“我们无法接受(皇家调查委员会指赵明福)自杀(的结论),不只是我们家属,所以马来西亚人都知道他不是自杀,而是被他们害死。”

她说:“报告告诉我们,政府不愿意负责任,他们要推卸责任。好好一个人进去,为何会自杀?”

她也反驳赵明福是如报告所称,是软弱的人,并举例说哥打亚南莎州议员马诺哈然在警察局被扣留时,赵明福在警察局外带领声援活动,同时赵明福任任议员助理和当过记者,并非无法承受压力的人。

驳反贪委无意图谋害说法

赵丽兰质问,皇委会是否有做好本份,是否有找证据调查赵明福被杀,这个报告也有三个心理医生说,最不可能的就是自杀。

“若赵明福没有被扣留,他当晚10时30分已约了朋友去喝茶。”

她也反驳,报告指反贪污委员会没有杀人意图。

“没有杀人意图,然而事实却是(赵明福)被杀了,证据告诉我们他们杀害他。”

报告未为人命负责

赵丽兰在指控某方杀人的对象时,并未明确说明对象,而是以代名词“他们”指涉,她在今日记者会上哭泣,眼睛泛红,数度语带哽咽。

她表示,该报告证明确实有致伤赵明福,“有使用不正当手段,就是没有告诉我们,有没有人负责,明明就是有人”。

“报告只是为程序负责,而不是为人命负责。我们不会对此妥协。”

询及家属的要求为何,是否要政府道歉,她表示,家属要的是公义。

不后悔退出皇委会

询及家属如今会否后悔退出皇委会,卡巴星表示,他们并不后悔。

追问及家属留在皇委会或会有影响,他重申,皇委会最初不应在高庭就死因庭判决进行司法复核之际召开,而是应展延至高庭裁决后,同时,皇委会的结论也是可以在高庭提出质疑。

她也质疑,报告是更早前就应该公开,但是最终是否公开却是由政府决定,而非皇委会本身。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友好拒绝接纳自杀结论
促反贪委负起全盘责任

作者/本刊记者 Jul 21, 2011 05:46:10 pm

【本刊记者撰述】赵明福生前友好和同事表明拒绝皇委会报告结论指,赵明福坠楼是死于自杀。他们认为种种迹象与证据都显示赵明福不可能自杀,而皇委会的结论竟然比死因庭的悬案裁定还要让人深感遗憾!

20名赵明福生前友好今天发表联署文告回应皇委会的报告。联署文告表示:“赵明福已经就快要与苏淑慧结婚并且生下孩子,并且已经在筹备结婚的当儿,怎会可能自杀呢?”

文告表示,“我们是赵明福的同事友好,经常一起吃午餐聊天、讨论工作上的问题,他是一名开朗、热血有理想的青年,面对各种政治难题时都不曾放弃,怎么可能会自杀呢?”

文告指出,如果不是反贪委背后的政治议程逮捕赵明福,通宵达旦的严峻审问,并且还拒绝律师与朋友的陪同,赵明福又怎么会离奇坠楼身亡。

“过去死因庭也曾经被法医告知赵明福颈项有被锁喉或掐颈的迹象,为何皇委会可以总结为自杀呢?反贪污委员会应该对于赵明福的离奇死亡负起全部的责任。”

“我们对于皇委会的调查报告感到非常遗憾,并且认为真相还是没有水落石出。我们无法接受一份如此难以让人置信的结论。”

文告表示,会继续支持全民挺明福各种寻求真相的运动,务必要还明福一个公道。

以下参与联署的赵明福前同事与友好:

黄洁冰
李凯伦
庄白绮
颜贝倪
蔡依霖
卢传文
唐竟发
戴祯兴
丘金明
黄皓汶
Abdul Razak Ismail
Khazami Basarudin
Hussein Ahmad
Zainuddin Ghazali
Siti Fairous binti Shohaimie
Daniel Chong
Yin Shao Loong
林志翰
叶志杰
黄种佳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司法短片聽證會‧2人對話提的是馮正仁‧查案官堅稱占士古瑪

    要聞

2008-01-16 20:56

(吉隆坡訊)律師公會代表律師蘭吉星在盤問反貪污局高級查案官蔡麗珠時,質疑VK林甘及羅美樺在短片中對話時,所提及其中一個名字是占士古瑪(James Kumar)或馮正仁(James Fong),但是蔡麗珠卻堅持聲稱是短片中所提及的是占士古瑪。

蘭吉星指出,律師公會多名律師多次重聽短片中的對話,紛紛認為兩人對話所提及名字是馮正仁,因此要求委員會在庭上再次播放影片,以確認正確的名字。

他說,馮正仁及占士古瑪是完全不同的人物,馮正仁是當年羅美樺在怡保涉嫌一宗案件時,負責審訊的法官,而占士古瑪卻是名不經傳的人物。

他也聲稱,馮正仁與前聯邦首席大法官敦再丁是同一夥,因此有必要確認清楚這疑點。皇家委員會代表則表示同意。(光明日報)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0274
♪♪♪♪♪♪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 愿这土地里 不分你我高低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 是因他没有 分开每种色彩 ♪♪♪♪♪
發貼者發佈的一切言論僅代表個人立場,發帖者自負責任
返回列表